Aaa

香蕉船可能是黄色潜水艇

希望每个孩子都能长大。

放假是一个提前预知的急转弯。
这几天,我想了很多。感觉到了责任离我越来约近,只听声音我就知道他的份量。就想换了个好耳机。父母面临的压力,就像从前听不到的贝斯声音一样,厚重的令我羞愧。我总是抓着幼稚不松手,我喜欢幼稚,我想永远做一个幼稚的人,因为我根本没有看清幼稚的脸,永远执着于蹲在地上拉着他的衣脚。在学生身份的包庇下,肆无忌惮的嘲笑中年人的压力和庸俗,社会的乌烟瘴气。听着大人们的懦弱,无能和脆弱,我只觉得每个字都在被耳朵抗拒。多么可爱的懦弱无能与脆弱。让人听见了父母的喘息,人类的本质。无论多么成功的人,都逃不了自己心里无法控制的恐惧,成就或为人所知,或隐匿深夜的痛苦。痛苦有一个成就榜,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获得的成就,而他们所追求的幸福越大,带来的痛苦就更不为人所理解,毕竟也没有那本书叫成功人士之烦恼。
睡吧,睡醒了,我要帮妈妈去买菜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