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aa

香蕉船可能是黄色潜水艇

原来,还做过这样一个梦。

如果你和一个下定决心要自杀的人接触过,并且这个人够平静,你会被这种解脱一切,逃避一切的轻松蛊惑,然后影响你剩下的人生。

希望每个孩子都能长大。

放假是一个提前预知的急转弯。
这几天,我想了很多。感觉到了责任离我越来约近,只听声音我就知道他的份量。就想换了个好耳机。父母面临的压力,就像从前听不到的贝斯声音一样,厚重的令我羞愧。我总是抓着幼稚不松手,我喜欢幼稚,我想永远做一个幼稚的人,因为我根本没有看清幼稚的脸,永远执着于蹲在地上拉着他的衣脚。在学生身份的包庇下,肆无忌惮的嘲笑中年人的压力和庸俗,社会的乌烟瘴气。听着大人们的懦弱,无能和脆弱,我只觉得每个字都在被耳朵抗拒。多么可爱的懦弱无能与脆弱。让人听见了父母的喘息,人类的本质。无论多么成功的人,都逃不了自己心里无法控制的恐惧,成就或为人所知,或隐匿深夜的痛苦。痛苦有一个成就榜,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获得的成就,而他们所追求的幸福越大,带来的痛苦就更不为人所理解,毕竟也没有那本书叫成功人士之烦恼。
睡吧,睡醒了,我要帮妈妈去买菜了。

今天朋友给我发了一部小说在qq。
我挺奇怪的,因为从来没有和朋友有过这种分享。我问它,它也不回我。于是我打开看了看,很普通的小说,讲了一个骑士和恶魔的故事,看了两三行就放下了。

今天是奶奶的忌日第二天。按照习俗要在正午去墓地烧纸钱。太阳又毒又辣,一点风也没有。在墓前,我在忙忙碌碌的交叉着的胳膊中,探手摸了摸墓碑,滚烫滚烫的,和以前奶奶带我来给爷爷烧纸一样。等一切准备就绪,我就绷紧双腿,等着第一声悲泣,这个声音通常由我的姑姑发出,让人头皮一紧。跟这跪在干裂的土地上,前后左右都发出类似野兽粗缓的声音,我紧着喉咙,假装这似乎响彻整片墓地的力量有我的一份贡献。接着就是走流程,半蹲着去搀扶哭嚎的妇女。
怎么不哭?
你奶奶那么爱你?惯着你
就直挺挺的站着吗?
老人干枯又有力的手指揪着我着我的胳膊不放。我一时间不知道要干什么,竟然大部分脑力走在发呆的高速路上。说什么?辩解什么?怀疑什么?甩出我高二高三记得慢慢的日记吗?那是一张又一张的泪水写成的。没用,还不如几声逢场作戏的哭喊。

自己开脱完了,也开始惶恐未来的中年的自己,你现在不哭,以后也不哭,你为什么不哭?

晚上,又看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故事,迟疑了一下,点了预览。奇怪的是,我现在的眼睛为那个无聊的故事高高的肿起。
唉,为什么不哭的早一点呢?

条件性自卑

你若喜欢有趣的人,那我就成了你身边最无趣的人
你若喜欢安静的人,那我就成了你身边最聒噪的人

今天突然很喜欢的对话

他不怕吗?
他乐在其中呢😄

午睡后

A:你要是再使用这些塑料包装一样的词语,我们就彻彻底底分开,让我走出去。
B:可是,这实在是我在保护你啊,你不懂得,你刚刚醒来,他们的喷枪要是冷不丁对准你...
A:你说了多少遍了,我已经听腻了,若是真如你所说,我此时早就不存在了,我隐约感觉到我们已经和别人的工程相差太多了,若是停在上面的时间太长...最近我似乎已经嗅到了腐败的味道了。
B:太长了,是的,就是因为太长时间了!跨出去,你就有无穷的展示欲,可你也知道落后太多了,你注定要仰着脖子,雨水要对准你的前额淋。你若是发生了扭曲,我们就彻彻底底的融进去了,比一块喧哗的石子还不如!
A:...我懂...你先出去吧,门要打开了,别让别人瞧了笑话,这个事情我不会放弃的,但是,暂时先搁着吧。

我到底来这里是干什么的?学,学什么?我的兴趣是什么?这个幼稚的问题我想了一年也没想通。

活的可真虚假,就差一个契机把皮完完全全剥下来。

30多度的今天

快睡的时候,脑组织自己写了一首诗,怪有意思的,想着要记下来啊记下来啊,结果就睡着了。
也许是第二天晚上吧,快睡的时候,脑组织自己想起昨天有一首诗还没写,怪可惜的,想着我一定不会忘的一定不会的,结果又睡着了。
现在,快睡的时候,我想起了这个事情,问了问那个朋友,它没搭话,我猜它一定在想,到底是因为觉得要有诗才有前两天,还是真特么写了一首怪有意思的诗啊!